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nokia-n85.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民国时期西藏佛教通史研究的路径抉择

发布日期:2015-07-07 10:12:02
民国时期西藏佛教通史研究的路径抉择
民国时期,随着汉藏间交流的更加频繁 以及藏密东渐,汉语学界出现了重视藏传佛 学的趋势。这一时期,较为关注藏传佛学的 研究团体,主要包括南京支那内学院、重庆汉 藏教理院、北京藏文学院、上海菩提学会等。 涉及藏传佛学的研究成果,涵盖了佛教史、佛 教经典整理与研究、佛教艺术等诸多领域。 其中,对于藏传佛教通史的研究成果较为突 出,这主要包括:张其勤的《西藏宗教源流考 •一卷》(1910年);李翊灼的《西藏佛教略 史>>(1929年);天纯的《内蒙古黄教调査记》 (1930年);恒演记述、太虚鉴定、范古农校阅 的《西藏佛教略记》(1931年);刘家驹的《西 藏政教史略》(1932年);吕澂的《西藏佛学 原论》(1933年);妙舟的《蒙藏佛教史》 (1935年);法尊的《西藏民族政教史》(1940 年);刘立千的《印藏佛教史》(1946年)等。
宏观来看,这一时期整体的佛教史研究, 不同于之前的传记、灯录式的研究模式。研 究者开始注重从各个角度去把握和叙述佛教 的发展史:有以义学发展为线索的;有以政治 分期来观察佛教史分期的;有以每个时期代 表人物为节点展开的;也有的以印度佛教发 展史为坐标检视中国佛教发展史的。具体到 西藏佛教史的研究,从研究路径来看,大致可 以分为“溯源式”研究和“述流式”研究。前 者在研究西藏佛教发展史的同时,注重西藏 佛学与印度佛学的联系,代表性著作是吕澂 的《西藏佛学原论》;后者注重西藏佛教本身 的发展历史,代表性著作是法尊的《西藏民
族政教史》。
本文通过梳析这两部民国时期藏传佛教: 史研究的代表作,比较两者的差异性,并揭示 差异性形成的原因。
―、研究路径的不同:两部著作的 差异性
(一)溯源式研究:吕澂《西藏佛学原论》
从总体上看,吕澂的《西藏佛学原论》一 著认为西藏佛学之传布较晚,因此与印度晚 期诸说关系密切,“晚期诸说”特指“世亲以 来至于佛教衰灭之一时期”。[1]该著主要从 渊源、传播、文献、学说四个方面,来推论西藏 佛学之特质及不足。全书不仅详细梳理了西 藏佛学与印度晚期大乘佛学的关系,而且还 呈现以下特点:
1、对于西藏佛教发展的关键性转折点有 新的观点。
《西藏政教史》一书,系法尊根据藏文史 料撰写而成,初为汉藏教理院的讲义,后改定 出版。大致来看,该著共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阐明西藏政教的密切关 系,并以格鲁派产生之年作为划分西藏古、近 代史的界限。
第二部分,主要阐述西藏佛教史的“古 代史”部分。大致描述从佛教未传人西藏以 前的传说,以及松赞干布到朗达玛时期佛教 的传播及被遏制的情况,最后对藏传佛教后 弘期的发展、各教派的分化、各类教法的传播 及其源流变迁作了详细的阐述。
第三部分,主要阐述西藏佛教史的“近 代史”部分,主要叙述格鲁派的历史、宗喀巴 及其弟子的事迹、格鲁派的教义及其他教派 的情况。最后,对宗喀巴圆寂后的西藏政治 以及达赖、班禅世系作了概括性描述。
法尊《西藏政教史》的特点是对藏传佛 教教派沿革、教义叙述较为详细,迥异于吕澂 《西藏佛学原论》注重学说源头及比较的写 法。该书虽名为《西藏政教史》,但实际上对 政治制度、政教关系涉及很少,内容颇与书名 不符。但作者对教义富有研究,又通藏文,其 研究材料多依据藏文史料,在材料上更直接, 避免了隔岸观火的缺陷。法尊更加客观、直 接地描述了藏传佛教传人西藏以后的发展轨 迹,是这一时期西藏佛教通史的代表作之一。 虽曾有学者评论:“书中所列人名史实虽间 有附注,与汉籍作比较尚嫌不足,更未能对其 中汉藏记载不符各点详加考证。” [1°]但由此 也可以看出,法尊从材料到研究方法,都更加 注重藏传佛教本身的藏文文献。这使得他的 研究成果,材料丰富且描述直观,更加注重藏传佛教在西藏发展的轨迹,也就是藏传佛教
通过上述两节的分析可以看出,两部藏 传佛教史著作的最大差异性在于研究路径的 不同,吕著更注重藏传佛教与印度佛教的继 承关系,并且照顾到与汉传佛教的比较,大致 从文献、思想等方面来考察,采用的是反向的 “溯源”研究思路。法尊一著更注重对藏传 佛教教派沿革、教义的详细介绍,材料丰富、 描述直观,更多地采用藏文文献,但忽视了汉 藏文献的呼应。该著采用的是正向的“述 流”研究思路。
前面提到,吕澂和法尊两部著作一个注 重藏传佛教的“源”,一个注重藏传佛教的 “流”。那么,形成这种差异性的原因又是什 么?
近代,中国化的佛教潜移默化地渗透到 社会生活和文化领域,尤其是与民间信仰和 习俗融合在一起,但总体来看,佛教作为一种 相对独立的文化形态仍十分衰落。至晚清, 由于清政府对佛教的严厉限制政策、太平天 国运动对佛教寺院的破坏等原因,传统佛教 几乎奄奄一息。处于对近代佛教衰落的忧 虑,一种解放、振兴佛教的思潮在涌动。
吕澂出自支那内学院一系,该系向来以 复兴唯识学为己任。吕澂之师欧阳竟无先生 曾作《唯识抉择谈》,列举了佛法的五种时 弊:一者,禅宗不立文字,使佛法真义不能得 以显现;其二,中国人的思想过于笼统,对于 佛法欠精密的观察;三者,天台、贤首等创教 者,自己没有人圣位,见解不如西方圣人,使 佛法不明;四者,学人对佛教典籍著述,不知 道如何抉择,所以义解常有错误;五者,学人 没有研究方法,往往执一行一门为究竟,不能 使佛法完全显露。
基于对佛法现状的上述认识,欧阳竟无 主张:“欲祛上五弊,非先入唯识、法相之门 不可;唯识、法相方便善巧,道理究竟,学者于 此研求,既能洞明义理,又可乐思想笼统之 弊,不为不尽之说所惑。” [11]吕澂继承了欧阳 竟无的学术立场,判如来藏一系为中土伪经, 力主佛教瑜伽行派为佛法真义。比如在谈到 “真如”的解读时,他分小乘、大乘中观经典、 瑜伽行经典三段来讲,认为前两段都是从 “7欠久如是之相”来谈真如,只有“第三段无 我所显,乃为真如”。
正是出于对瑜伽行派的推崇,吕澂的 《西藏佛学原论》具有一定的针对性。他曾 提到:“西藏佛学者,由其流布之源泉、沿革、 典据,以推论其主要学说,其特异之性质不难 窥见,更以对论汉土所传,得失短长亦有所 指,今推崇资取其学以为用者,安容不审察明 辨于其间哉。”[13]针对一部分人认为西藏佛 学“各说富有精粹”、“译典籍文义精严足称 准范”,[14]是纯正完美的佛学。吕澂主张从 西藏佛学的源头、沿革等方面考察西藏佛学 的特质。这就促使他的研究路径必然是逆向 的溯源方式,注重西藏佛学的印度之源。
他最后揭示出的西藏佛学的特质,也说 明了这一点。他认为西藏佛学主要继承的是 印度晚期大乘佛学,因此,晚出的西藏佛学对 于诸家学说都有所抉择和组织。但是,西藏 佛学由于“颇受时代流行之限制”。[151诸多汉 译的经典在印度已经佚失,如汉译《大智度 论》、《十住毘婆沙论》等,不为西藏佛学所采 用。许多汉译经典中的学说并未在西藏佛学 中得到发挥,比如戒学的发明没有得到藏传 佛教所用i善无畏、金刚智、不空诸家传西南 印度之说,被藏传佛学斥为外道,等等。概而 言之,藏传佛学的晚出,虽有利于对诸家学说 的抉择组织,但同时也受限于印度晚期大乘 佛学,不能对佛法各派有一个堯整的组织。 由此可以看出,吕澂的《西藏佛学原论》是对 “唯西藏乃有纯正完美之学”观点的一种回 应。
进一步可以看出,吕澂的藏传佛教史研 究路径之所以呈现“溯源”的特点,在于他对 “佛法向何处走”问题的回应,是站在瑜伽行 派的立场,认为西藏佛学并非纯正完美而是 受到了印度晚期大乘佛学的限制。
法尊法师采取了与吕澂相反的研究路 径,如果说吕澂注重“源”,那么他更注重西 藏佛学的“流”。他与吕澂研究路径的差异, 实际上根源于对“佛法向何处走”问题的回 答不同。在《从西藏佛教学派兴衰的演变说 到中国佛教之建立》[16]—文中,法尊认为西 藏民众信仰佛教十分虔笃,佛教对其社会、历 史、政治、经济、文化,乃至风俗民情都产生了 深远的影响。所以,他试图通过研究藏传佛 教的历史,为汉传佛教自身的改善提供帮助。 他反思汉魏以后的宗派佛教,认为天台宗诱 发好高鹜远之狂心,对于佛法凋敝难辞其咎; 华严宗所唱之高调较天台宗更玄之百倍;禅 宗、净土等虽不能说毫无益处,但其障碍经论 之讲授与戒律之研学,也应承担责任。针对 上述弊端,法尊提出了他对汉传佛教发展的 总体设想:社会保护、丛林整顿、勤修正法、绷 素组织、寺产管理等五条建设性意见。在法 尊看来,这五点也是历史上藏传佛教顺利发 展的五个要素。此外,法尊还积极为藏传佛 教正名,方图消解汉地対藏传佛教的误解。 他曾撰《评〈藏密答问〉》驳斥慧定的《藏密答 问》对藏密的误解。这次争论,引来了汉传 佛教界的不满,融空居士撰《阅评藏密答问 随笔》、法舫法师转来《海潮音》社收四川威 远佛学社慧法法师的驳文等,法尊法师耳撰 《答威远佛学社驳文》与《答〈阅评藏密答问 随笔〉》作为回应。
由此可以看出,虽然法尊、吕澂都排斥天 台、禅宗等中国化佛教宗派,但对于未来佛教 的走向,法尊与吕澂“回到瑜伽行”的立场不 同。法尊主张对汉传佛教加以改革、修正,并 反对不加研究就指责藏传佛教。所以,他研 究西藏佛教史的目的是为汉传佛教自身的改 善提供帮助,并还原真实的藏传佛教史。而 吕澂则是支那内学院一系的瑜伽行派立场。
综上所述,民国时期对藏传佛教史的研 究呈现两种不同的路径,一种是以吕澂为代 表的,注重藏传佛教的印度之“源”;一种是 以法尊为代表的,注重藏传佛教的发展之 “流”。之所以出现上述差异,根本原因在于 其“问题意识”的分歧,或者说对未来汉传佛 教发展走向的不同立场,吕澂主张回到瑜伽 行派,认为藏传佛教因为晚出,受到了时代的 限制,虽有利于对佛法的抉择整合,但同时也 忽略了诸多印度已佚的经典;法尊认为汉传 佛教的发展应尽量借鉴藏传佛教的经验,主 张客观还原藏传佛教的历史,反对不加研究 而指责藏传佛教。两者虽然都有追问“佛教 向何处走”的问题意识,但答案却不相同。 正是基于这一点,两者所采取的研究方法也 不同,同一问题,不同的研究路径往往会得出 完全不同的结论。
 
山西福彩网 河南福彩网 四川福彩网 安徽福彩网 上海福彩网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秒速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澳门百家乐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重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幸运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2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太阳城娱乐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加拿大2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香港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香港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pk10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pk10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快乐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秒速牛牛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欢乐生肖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极速快3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腾讯分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分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澳洲幸运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光大彩票来【df3822.com】 九号彩票来【df3833.com】 二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刘伯温论坛来【大发df3822.com】 开元棋牌来【df3833.com】 开元棋牌来【df3811.com】 太阳城开户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六合彩开奖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台湾宾果2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亚博体育来【df3822.com】 亚博体育来【df3833.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11.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22.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33.com】 ag电子游戏来【df3811.com】 ag电子游戏来【df3811.com】 新濠平台来【df3822.com】 千赢国际来【df3833.com】 千赢国际来【df3811.com】 ag捕鱼王来【df3822.com】 ag捕鱼王来【df3833.com】 ag捕鱼王来【df3811.com】 捕鱼王来【df3822.com】 泛亚电竞来【df3833.com】 泛亚电竞来【df3811.com】 北京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泛亚电竞来【df3833.com】 极速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极速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幸运快三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新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新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