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nokia-n85.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清代诸帝与佛教

发布日期:2015-07-13 16:32:15
清代诸帝与佛教
满清诸帝,大多崇信佛教,护持佛法。
开国之君、太祖髙皇帝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对佛教相当友善;虽然一生戎马倥偬、无役不与、勇武 绝伦,仍不忘兴建寺院、颁行保护寺院政策,以支持佛教发展。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四月,爱 新觉罗努尔哈赤于宣布独立、自称金国汗前一年,在沈阳之东赫图阿拉城,创构三世佛寺及玉皇庙等, “凡七大庙,三年乃成”®。天命六年(1621年)十一月三十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取得辽东不久,即颁 谕旨,于兵荒马乱之中,竭力保护寺庙:任何人不得拆毁庙宇,不得于庙院内栓系马牛,不得于庙院内 便溺。有违此言,拆毁庙宇、栓系马牛者,见即执而罪之。
太宗文皇帝爱新觉罗皇太极,对佛教有深刻领悟,兴趣与好感,尤甚乃父。彼在位期间,后金与朱明王朝及蒙古、朝鲜之间,攻伐不断,几乎无时无刻不处于战争状态,然仍能一以贯之地尊重、保护僧 人,®护持寺院:天聪六年(1632年)四月,后金军队出征蒙古,皇太极敕令众将士:“勿毁庙宇,勿取庙 中一切器皿,违者死!勿扰害庙内僧人,勿擅取其财物。仍开载僧众数目具报,若系窜匿庙中人口及 隐寄牲畜,听尔等俘获。不许屯住庙中,违者治罪。”@崇德元年(1636年)十一月征讨朝鲜,又谕诸将 士:“今者往征朝鲜,……大军所过,不许毁拆寺庙。”@崇德三年(1638年)八月,皇太极令多尔衮领兵 往征朱明王朝,宣示军律,再次特别强调:“勿毁寺庙”。®与此同时,于后金国内,积极保护古刹,兴修 寺院:天聪三年(1629年)二月,遍视辽阳诸寺庙,“见玉皇庙殿宇圯坏,命重葺之。仍谕査出原毁之人, 令其修复庙内屋舍”;⑤天聪九年(1635年),敕令重修辽阳城西汉代古刹广祐寺天聪八年(1634 年),元裔察哈尔汉国墨尔根喇嘛赍嘛哈噶喇金身像至盛京,敬赠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皇太极随即于 殿侧建造银塔供奉,并神速建成嘛哈噶喇像楼;随后,又“命工部卜地建寺于城西三里许”,崇德元年 (1636年)秋奠基,至崇德三年(1638年)八月竣工,赐额“莲华净土实胜寺”,并立满、汉、蒙、藏四体石 碑以志此盛事,落成之日,皇太极亲率内外诸王、贝勒贝子、文武百官等,出怀远门,幸实胜寺,行三跪 九叩大礼,并赏赐大批财物崇德四年(1639年)正月及崇德五年(1640年)正月,又复多次驾幸实胜 寺,礼佛进香,赏赐有加崇德八年(1643年)春,再颁谕旨,令于盛京四郊兴建永光、广慈、延寿、法轮 四刹。尤其难能可贵者,爱新觉罗皇太极并不仅仅视佛教为“阴赞皇贽”之工具,而是真心期许佛教本 身能够兴盛、发展,故一再强调清规戒律,要求佛门弟子严格遵守:“尔等既奉佛教,务讲明经典,洁治 身心,克守清规,方为有益;若口宣佛号,身多败行,有玷清规,究何益哉!”®“佛教本清净正直,以洁诚 事之,自可获福;若不洁诚,反生罪孽。” ® “凡喇嘛班第居城外清净寺庙焚修,不许容留妇人,违者勒令 还俗,其有施斋于喇嘛班第者,许令男人馈送本寺,若妇人私邀喇嘛班第到家者,以奸论罪,家人出首 者,准其离主。”《期望以行政手段,去芜存真,护持佛教健康发展。
世祖章皇帝爱新觉罗福临亲政后,于顺治十三年(1656年)十一月,谕示礼部:“朕惟治天下必先正 人心,正人心必先黜邪术。儒、释、道三教并垂,皆使人为善去恶、反邪归正,遵王法而免祸患。” ®强调 三教合一,一体并重。十四年(1657年)秋,特诏京师海会寺憨璞性聪禅师,于万善殿结制,宣讲佛法, 赐紫衣袈裟、银印、敕书及“明觉禅师”尊号;后又诏玉林通诱、木陈道态、茆溪行森等晋京,延入宫中问 道,“粤稽世祖,皈依禅宗。顺治十五年遣使迎僧通诱及其徒行森至京,供养西苑。十六年谕:‘尔禅师 通诱,临济嫡传,笑岩近裔,心源明洁,行解孤高,故于戊戌之秋,特遣皇华之使,聘来京阙,卓锡上林。 朕于听览之余,亲询释梵之奥,实获我心,深契予志,洵法门之龙象、禅院之珠林者也!’恭泽纶音,尊崇 备至。余如玄水杲、道态、憨璞聪等,皆承召对,不令称臣致拜。都门宗风,自此大振。” ®十七年(1660 年)十二月,晋封玉林通诱禅师为“大觉普济能仁国师”,复敕设皇坛,谕玉林通诱为1500员僧伽授菩 萨戒;爱新觉罗福临亲从其受菩萨戒。世宗爱新觉罗胤镇于其所撰《御制〈大觉普济能仁玉林诱国师语录、明道正觉茆溪森禅师语录〉序》中,将乃祖爱新觉罗福临崇信佛法、尊礼玉林通诱茆溪行森师徒、 从究心性玄奥之举,喻为上古圣王黄帝访道于广成子、成汤问道于卞随务光之美事盛轨我皇祖世祖 章皇帝抚有方夏,万几余暇,与玉林诱、茆溪森父子,究竟心性之学,一时遇合。盖与黄帝成汤之事,无 二无别,非我朝夙有崇僧之习而然也。”®
圣祖仁皇帝爱新觉罗玄烨,推崇程朱理学,整理儒学,不遗余力,对于佛教,最初并无好感,“自言 弱龄诵读经史,未暇览金经贝叶之文”,®中年以后则现重大转变。康熙六年(1667年),爱新觉罗玄烨 亲政伊始,便敕礼部调査全国寺院及僧道数量,总计:敕建大寺院6073座、小寺院6409座,私建大寺 院8458座、小寺院58682座;僧110292名,道21286名,尼8615名;共计寺院79622座,僧尼道士 140193名——此组数据,乃清代官方惟一一次僧道统计数据;其中,相对于寺院数量,僧道人数明显偏 少(平均每座寺院仅有1. 76名僧道)。也许,列人统计数据者,仅为持有官颁度牒者;大量私度僧道, 则未被统计在内。九年(1670年)十月,颁示《圣谕十六条》,希图藉此“尚德缓刑,化民成俗。”®其中第 七条“黜异端以崇正学”之“异端”,其内涵、外延,在爱新觉罗玄烨心目中,并不十分明确,且前后不一: 有以佞佛为异端者;®有以释教为异端并以唐武宗毁佛为明断之举者,亦有以非孔子之说为异端 者;®复有以杨墨之学为异端者,®如此等等。但在对皇子、皇孙所宣示之《庭训格言》中,则完全是另 一番气象神佛之教,亦惟以善引人……神佛者皆古之至人,我等礼之敬之,乃理之当然也。即今天 下至大,神佛寺庙,不可胜数,何庙而无僧道?若以此辈皆为4异端’,使尽还俗,不但一时不能,而许 多人将何以聊其生耶!”®十二年(1673年)十月初二日及十月初九日,爱新觉罗玄烨御弘德殿,由翰林 院掌院学士、经筵讲官熊赐履等人进讲《论语•子路》、《论语•宪问》诸章,讲毕,召熊赐履至御前,讨 论如何典学体道、正心诚意与及以孔孟之学、尧舜之道禁革陋习、转移风教、嘉与维新、化民成俗等问 题,其间明确表达:“朕生来不好仙佛”;“朕十岁时,一喇嘛来朝,提起西方佛法,朕即面辟其谬,彼竟语 塞。盖朕生来便厌闻此种也。”®但另一方面,尤其自中年起,仅京畿之地,便明令敕建定慧、广通、显 应、资福等等大量寺院;®于内廷刊刻《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大佛顶如来 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维摩诘经》、《妙法莲华经》、《人楞伽经》、《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 多经》等二十二部大乘经典;遇山林学道之士,优礼有加;为皇太后六旬祝寿,进佛像三尊,御制万寿如 意、万寿无疆赋等;三十七年(1698年),封札萨克大喇嘛墨尔根绰尔济为“灌顶普惠宏善大国师”,四十 四年(1705年),封二世章嘉呼图克图阿旺洛松却丹为“灌顶普慧广慈大国师”,赐八十八两八钱八分金 印一颗,并赏九龙黄褥、貂皮褥;复六下江南,五上清凉,省方观民,所到之处,无不幸寺礼佛、御书寺额 碑文、题词赋诗,自称“天下有名庙宇禅林,无一处无朕御书匾额,约计其数,亦有千余。” ®其亲制《重修 天竺碑》文云:“能仁之量,等于好生;佛道之成,关乎民隐。将使般若之门随方而启,仁寿之域举世咸 登。”®又手书《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千手千眼罗尼经》、《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等佛典;尤其自四十二年 (1703年)至六十一年(1722年),每逢初一、十五,均虔诚手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连续19年,无一 缺漏,总计达423部(其中以金汁书写者为193部)。据爱新觉罗弘历所记,这四百余部手书《般若波 罗蜜多心经》,均“按日编次,殆无间缺。有因偶尔违和,异日补书者;亦有先期预书者。此康熙六十一 年十一月十五日御笔,计日在升遐之后,盖是月初旬预书也。”®
世宗宪皇帝爱新觉罗胤镇,自幼博通群经,喜阅内典,深明禅学,居藩邸时,广结僧宝,尤其依二世 章嘉国师阿旺洛松却丹,参究十余载,达三身四智合一之理、物我一如本空之道,自号“圆明居士”、“破 尘居:t”。正位裒极伊始,便强调儒释道三教并行不悖,其体、用乃至于进修工夫,均无不同,释道且有 补于王道教化,故力主三教并重,一体尊崇:
粤溯道统之传,尧舜以至周公、孔子,圣圣相承,精一不杂,原无藉于释道。自汉以来,三教流 传,炳若三光,屹然鼎峙,历千百年而不废不坠,岂非道并行而不相悖欤?吾儒正心率性、释家明 心见性、元门修心炼性,以言乎体则同;圣人之明德新民、如来之自利利他、太上之度人无董,以言 乎用又同。《中庸》曰: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内典云:六尘涉境,心不随缘。《道德 经》云:不见可欲,使心不乱。以言乎进修工夫,亦未尝不同。何下士往往以管蠡之见,纵横辨驳, 以逞其胸臆?盖止据形迹而论,而实未窥其奥蕴也。其言以为,二氏之学,全无关乎世道人心,而 孰知有不然者。夫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理载于《周易》;善恶之报,如影随 形,义著于《感应篇》;四生六道、因果轮回之秘谛,散见于大藏诸经。其所以警戒提撕、诱掖奖劝, .若合符节,究其指归,无非勉人为善而已。况细而闺闱里巷,远而海遂山P敢,有不可以礼乐维持、 诗书训导者,而二氏之教,皆足以感发其皈向之诚,消磨其隐微之慝。由是观之,释道宁无补于王 化也哉!试问,中国将此三途去二留一,能乎否耶?不能,则何必分门立户,互相排挤,有若聚讼? 然顾兹末法,黄冠、缁流下愚者,多率皆饿夫、懒汉,苟希利养,以故招提兰若,竟成藏垢纳污之地。 此辈犹如谷之有稗、粟之有秕,惟在分别孰稗孰秕,岂可并谷粟而概弃之乎!肤向来三教并重,一 体尊崇,于奉佛敬仙之礼,不稍轻忽。每见章句之士,鄙薄二氏,动辄轻蔑摈斥,而托名理学者尤 甚。及考其操履,与理学真诠又大相径庭,此不过丼蛙蓠姨之徒耳,何足与较!
其后,更多次以谕示内阁等方式,对理学卫道士倡辟佛之议、行毁佛之举,乃至以蔑僧辟释为理学正统 之标准等言行,明确表示不满,直斥其为伪道学:虽然近来佛门寥落、丛林凋谢,不特指月清机、宗风透 彻者罕见,即精通戒律、堪振法教之善知识,亦难觅其人,兰若僧侣,多属贪图利养之凡流庸愚,但是, 释教相沿已久,于安邦定国,曾有何害?故止可将其中犯法为非等败类,随事处分,而不应全盘否定一 代时教,正如儒门士子间有乱臣贼子出,但不可因此憾及孔孟圣学!若竟欲“沙汰”僧尼、排斥禁革释 教,以“沽道学之名”,则不但徒滋纷扰,而且必定引发社会动荡,祸不旋踵! “数年以来,屡见密陈条 奏,内有十数人痛诋释道之非,更有请勒令天下僧尼还俗婚配之迂论者!夫治天下之道,在于顺人物 之性而安其固然。朕于兆民之广,惟恐一夫一妇不获其所,焉有不问僧尼之情愿与否,而悉以官法绳 之,勒令还俗,失其本业也?似此则天下之大,不获其所者,不啻数百万人矣!文王发政施仁,必先于 鰥寡孤独;僧尼即鰥寡孤独之类耳,地方官吏所当矜而怜之者。从来讲理学而不达理学之人,首先詈骂二氏,即自以为理学。此习不知创自何典?夫理学贵于躬行实践,若虚诋二氏即为理学,则理学亦 甚卑浅,太容易,人人皆可为矣!何轻诬理学至于此极?若云妖言惑众、作奸犯科者出于僧道,则如近 日获重罪处极刑之汪景棋、蔡怀玺、郭允进等,又何尝皆僧道耶?执法不平不足以治天下,持论不公不 足以服人心。” $斥责苏州巡抚陈时夏驱逐僧道等行为,“惟能令戏班减少大半,缎铺关闭数十座,僧道 数千百人还俗,祠庙数处改为书院,在汝意以王道变化风俗,但不知实有益于民生处何在?”@甚至不惜 纡尊降贵,以自己九五至尊与及卿相百官、士林庶职为反证,力辟“游手游食”、“不事生产”等责难,竭 力庇佑僧道:“但人只知游手游食之人以及僧道之辈,不耕而食,不织而衣,以为此安坐而食、不事生产 者也。自朕观之,上自天子,下至百官庶职,何一非游手游食之人哉?名不隶农工商贾之籍,身不习耕 桑负贩之劳,以庶民之脂音,供一己之日用,而出者受者,皆安为固然……”®彼在位一十三年,可谓夙 夜励精、勤勉图治,虽日理万机、孜孜不懈,仍相相继创构佛寺数十刹;舍藩邸为“雍和宫”,供番僧居 住、诵经;命开皇坛传戒,于内廷启建禅七法会;五城斋僧道万众,复又于直隶、山东、河南、江苏、安徽、 江西、浙江等十省广斋僧道十万众;敕庄亲王允禄率僧俗70余人,开藏经馆,刊刻《大藏经》;亲自编纂 《御选语录》19卷,黜陡古今,痛斥宗派之浄:“五家宗旨,同是曹溪一味”,‘‘五宗所明,同是大圆觉性”, 所谓临济、沩仰、曹洞、云门、法眼者,不过是更换面目接引世人而已,若逐语分宗、齐文定旨、鼓动识 情、横生法执、谬加穿凿,则大悖从上宗师“剿情绝见”之手眼!至于达摩传衣偈“一花开五叶,结果自 然成”中之“五叶”,决非后世庸流支离穿凿、妄加附会之“五宗”,而是达摩禅法“五传”至慧能:“达摩、 黄梅之言具在,由可至能,岂非五叶?后来万派同源,岂非结果自然成耶?何得以五宗当之?”为力匡 禅林横分畛域、各守门庭之恶习,特别要求天下丛林古刹衲子:“除各自供养伊本支祖父外,应将从来 拔萃古德一一设位于堂,朝夕供养礼拜,使其香火绝而复续,遍满震旦,不但为后世真参实学者劝,亦 报本酬源之正举。”复又在在警策天下禅和子,须以担荷如来家业、续佛慧命为己任,“参则实参,悟则 实悟”,为己躬下事,“勇猛精进,如救头燃,立雪不寒,断臂无痛”,自然黑漆桶拦空扑破;如若初发心便 非真实为生死出家,参学之心不真不诚,不苦不切,分临济分曹洞,滞相执缘,任情卜度,盲拈瞎颂,差 排牵合,则非惟不能断惑证真,更且涂污古德,自绝圣路,贻误后昆,徒增罪业。©鉴于禅门宗风扫地, 正法眼藏垂绝如线,为“报佛祖深恩”,“不惜眉毛拖地”矫而正之,示学人以脚踏实地,故又极提倡净 土,力主禅净双修,“净土法门,虽与禅宗似无交涉,但念佛何碍参禅?果其深达性海之人,净业正可以 兼修,于焉随喜真如,圆证妙果。”于净土诸祖之中,则特提梵行清净、参悟有得之莲池株宏大师为模 范,采其要语别为一卷,御制序文云:“明莲池大师专以此为家法,倡导于浙之云栖,其所著《云栖法汇》 一书,于本分虽非彻底圆通之论,然而已皆正知正见之说。朕欲表净土一门,使学人宴坐水月道场,不 欲歧而视之,误谤般若,故择其言之融会贯通者,刊为《外集》,以示后世。” ®复为“祛邪扶正”,撰《拣魔 辨异录》八卷,直接干预临济宗天童系密云圆悟与汉月法藏之法诤,判定汉月法藏、潭吉弘忍师徒之说 为邀奇取胜之“魔说”、“邪外知见”,不惜以帝王之尊,连篇摘录汉月法藏师徒著作,逐条驳斥,最后,甚 至以颁发谕旨形式,敕令尽毁汉月法藏、潭吉弘忍二人语录及《五宗原》、《五宗救》诸书版片,以彻底贫 除佛法“内魔”,杜绝其继续“魔魅”“无慧僧徒,耳食外护,钓取后世名”;谕令从临济宗天童系内削去汉 月法藏一支,永远不许复入祖庭,果能于他方参学,得正知见,别嗣他宗,方许秉拂。“谕到之日,天下 祖庭系法藏子孙开堂者,即撤钟板,不许说法,地方官即择天童下别支承接方丈。”“如伊门下僧徒固守魔说,自谓法乳不谬,正契别传之旨,实得临济之宗,不肯心悦诚服,梦觉醉醒者,着来见朕,令其面陈, 朕自以佛法与之较量。如果见过于朕,所论尤高,朕即收回原旨,仍立三峰宗派。如伎俩已穷,负固不 服,以世法哀求者,则朕以世法从重治罪,莫贻后悔。” ®俨然宗门大护法!
高宗纯皇帝爱新觉罗弘历,受乃父及笃信佛教之生母、崇庆皇太后钮祜禄氏影响,自幼与众多高 僧深相交接,尤其与三世章嘉国师若必多吉结下深厚法谊,同习大藏经典,学识博雅,笃嗜藏经,通四 书五经内外典籍,懂满汉藏蒙四种文字,后又从三世章嘉国师若必多吉次第受学《皈依导引》、《菩提道 次第论》、《密乘教诫》、《道次第导释》、《甚深中观修习明炬》、《上师供导引》、《无量光佛修法》、《药师佛 供奉仪轨集要》、《佛菩萨赞颂》等显密教法,通晓要谛,并如律从受铃承胜乐五尊灌顶;御极之后,继承 乃父遗志,于乾隆三年(1738年)十二月完成《大藏经》经版雕刻,刊印百部,分赐天下寺院;相继于圆明 园、承德避暑山庄、畅春园创建安佑宫、永佑寺、恩慕寺等寺院,以“随时随地致其永言惟则之思”;九年 (1744年),改雍和宫为寺宇,供奉佛像,以昭崇敬,建立四学,安设西番、蒙古本京喇嘛共500名,又设 住持达喇嘛一人,德木齐四人,承办寺内一切事宜,每岁亲诣拈香;万机之暇,坚持日日“诵习蒙古及西 番字经典”达五十余年,“几余究心讨论,深识真诠。”鉴于汉文《大藏经》中咒语字样,与竺乾梵韵,不啻 毫厘千里之谬,牵附乖离,难以缕数,故于二十四年(1759年)敕和硕庄亲王爱新觉罗允禄选择通习梵 音者,将全藏所有咒语,详加订译,厘正伪舛,并就正于三世章嘉国师,“凡一字一句悉以西番本音为 准,参之蒙古字以谐其声,证之国书以正其韵,兼用汉字期各通晓”,编为《满汉蒙古西番四体合璧大藏 全咒》,计八十八卷,并附《同文韵统》六卷、《字母读法》一卷、《读咒法》一卷,共九十六卷,颁发全国各 大丛林,使诸佛秘密心印、微妙真言,呗唱流传,无爽蛛黍,不致为五方声韵所淆,且于咒语原文,一无 增省;三十七年(1772年),特开清字经馆,敕将汉、藏、蒙文《大藏经》悉心校勘,按部译成满文《大藏 经》,并命三世章嘉国师综理其事,历时十余载,至五十五年(1790年)告成,计二千五百三十四卷;复又 六次朝礼五台山,躬谒金容,建酿讲经,制碑题额,修葺寺宇;六下江南,几乎无刹弗幸,敬僧礼佛,吟诗 题词,发扬乃父儒释道三教并行不悖、释道且有补于王道教化等观点,反复公开强调儒释同理、殊途同 归,梵宗儒理、本无二致等思想,在在护持佛教。®
仁宗窨皇帝爱新觉罗颗琰,躬莅万几后,锄奸登善,力握要枢,崇俭勤事,谆切求言,虽内忧连连、 外患继起,仍以宽柔悯宥为怀,从容综理,勤求治绩,且每年均诣觉生寺拈香瞻拜;嘉庆十六年(1811 年)春恭谒西陵,并巡幸五台山,与蒙古藩王共谒梵寺,瞻礼涌泉、台麓、白云、殊像、普乐、罗喉、显通、 寿宁、玉华、塔院诸刹,登菩萨顶文殊殿躬谒金容,趋黛螺顶朝拜五方文殊,瞻仰释迦文佛舍利塔及文 殊菩萨发塔,御制《清凉山碑记》,内云“……佛具千相,予惟一心,出世住世,相为表里,殊途同归,非二 理也”;其《咏东台》诗,则再次重申三教并重、一体尊崇思想:“佛法王道,原无异同”;®回銮之日,又命 词臣续纂刊行《清凉山志〉>。
宣宗成皇帝爱新觉罗旻宁、文宗显皇帝爱新觉罗奕聍,亦各继体承统,聿遵先代遗风,于佛法三 宝,率多尊崇,多次躬诣觉生寺、长宁寺、实胜寺、雍和宫、永安寺、福祐寺、时应宫、昭显庙、潭柘寺、圆 明园、弘仁寺、永福寺、妙应寺、十方普觉寺、慈云寺、隆福寺、桃花寺、仁寿寺、普渡寺、柏林寺、阐福寺、 恩慕寺、恩佑寺、慈佑寺、延寿寺、殊象寺、普宁寺诸刹拈香瞻礼。
 
山西福彩网 河南福彩网 四川福彩网 安徽福彩网 上海福彩网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秒速赛车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秒速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澳门百家乐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重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幸运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2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太阳城娱乐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加拿大2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幸运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香港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香港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pk10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pk10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快乐飞艇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秒速牛牛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欢乐生肖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极速快3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腾讯分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分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澳洲幸运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光大彩票来【df3822.com】 九号彩票来【df3833.com】 二分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刘伯温论坛来【大发df3822.com】 开元棋牌来【df3833.com】 开元棋牌来【df3811.com】 太阳城开户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六合彩开奖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台湾宾果28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亚博体育来【df3822.com】 亚博体育来【df3833.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11.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22.com】 ag亚游平台来【df3833.com】 ag电子游戏来【df3811.com】 ag电子游戏来【df3811.com】 新濠平台来【df3822.com】 千赢国际来【df3833.com】 千赢国际来【df3811.com】 ag捕鱼王来【df3822.com】 ag捕鱼王来【df3833.com】 ag捕鱼王来【df3811.com】 捕鱼王来【df3822.com】 泛亚电竞来【df3833.com】 泛亚电竞来【df3811.com】 北京快乐8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泛亚电竞来【df3833.com】 极速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极速六合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幸运快三平台来【大发df3833.com】 新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11.com】 新疆时时彩平台来【大发df3822.co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